多姿多彩的美丽宜兴

  • 宜兴农家乐旅游活动
    宜兴农家乐微信

           宜兴的茶园笼罩在薄雾里,如仙境一般优美。我联想到之前才读过关于茶的文章,讲为什么多雾的山地出好茶的道理,知道为什么宜兴的茶那么有名气了,宜兴的阳羡茶可是古时候的贡品啊,单就这一点就可以知道其品质了。宜兴的绿,还是玻璃杯中的绿茶,晶莹透亮。不但有好颜色,更有好滋味,尤其是在宜兴,用宜兴的水来泡,更香更清心。

           绿色是宜兴的底色,而紫色就是宜兴最亮的颜色。
           我取靛蓝,加曙红,加胭脂,可怎么也调不出这么沉着这么厚重又这么内敛的 紫色,这是一种源于土地的经过高温炽烤的红到发紫的极色。
           宜兴的主人很贴心地安排了参观中国紫砂博物馆、徐秀棠大师工作室,丁蜀镇紫砂一条街,紫泥公社,这紫色就鲜亮亮地从宜兴的画卷里跳了出来,以泥的形态,壶的形态,大师的形态,诠释着这个宜兴的符号。
           《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江南专辑中,列举了最能代表江南精神的12种风物,宜兴紫砂壶当之无愧地成为其中之一。
           紫砂壶,不只代表江南精神,它也是天下文人的掌上知己。很久很久以前,青藤老人徐渭,因为有人送了一罐苏州碧螺春,便巴巴地从绍兴赶到宜兴,配了把紫砂壶,并写诗记下此事。徐渭风骨超然,视财物如粪土,并不是那种追求精致生活的人。紫砂壶历经龙窑烈焰,归于虚静之境,似乎契合了千百年来中国文人的心路历程,想来,这一壶一茶,于青藤老人而言是一种抚心慰骨的知己之遇吧?有一款曼生壶,壶铭是:“青山个个伸头看,看我庵中吃苦茶”。壶与茶是深具禅意的。很多宜兴人家都有紫砂壶,备有全套品茶器具,甚至建有茶室,吃茶养壶是宜兴人修身养性的方式呢。

    宜兴美景

    宜兴的蓝
           宜兴的蓝是温柔的,多情的,水汪汪的。
           靛蓝或者花青,侧着拿笔稀释出层次来,哪一层才接近宜兴的天空和水面的颜色呢?
           宜兴的蓝天投影到团氿,投影到任何的水里,要想分清哪里是水,哪里是天,就要看哪里有波纹在荡漾,可是当天上的云彩也挥舞着水袖,我又会恍惚了。
           水,在宜兴的画卷上,绝不是一抹淡淡留白,而是流淌不息的灵动气韵。
    说到亲水生活,宜兴人自有一份骄傲,他们的日子是被流水梳洗过的,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
           氿,是宜兴的城市之眼。氿,指泉水从侧面涌出,是宜兴特有的水域称谓。宜园、氿南风光带、氿北湿地公园、氿滨广场……在青山的臂弯里,宜兴人把个风帘翠幕的团氿水岸铺排成气派优雅的城市客厅——宜兴人对得起这个独一无二的的“氿”字。宜兴人把房子买在水岸之侧,住在了风景里。环氿健走,是当地风行的健身方式,走一圈至少一个半小时呢,他们又何曾觉得吃力?一帮爱唱戏的人在氿边上办了个百姓小剧场,烟柳飘飘荡荡的,作了帷幕,锡腔悠远吴音软糯,温温婉婉地跌落在波光桨影里。秀美的水乡风情与繁华闹市紧紧相拥,这是最宜兴的生活图景。

    美丽宜兴

    宜兴的黑白和多彩
           宜兴的房舍,不是一定要用浓墨和留白来表现黛瓦粉墙,尽管那些在吴冠中老先生的画里,已经成为游子夜晚梦里故乡的经典画面。
           还可以是明亮的天青色,画出映照着天光水色的晶莹剔透的玻璃外观,那是在东氿边的剧院、图书馆和音乐厅。
           相信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会惊讶于在宜兴居然有这么上规模的建筑,以及剧场里上演的那些省会城市也未见得有机会看到的剧目,惊异于那个音乐厅的音效专业水准,惊讶于图书馆还贴心里考虑到了盲人的阅读需求,还有自助还书的方便。
           还可以是青石板的路,木色的桥,夜晚屋檐下亮起的红灯笼,以及养老院里以橙色蓝色绿色区分的楼层,都在细微处用点点颜色装点着这幅画卷,而在这些建筑内外活动着的古往今来的宜兴人,让画跃动起来。

    美丽宜兴

    宜兴的人
           人,在宜兴这幅画里最灵动。我必须用工笔,细细地画,画出他们的衣衫,他们的动作,他们的神态,他们的气质,他们的悠思。
           可是,宜兴这样人杰地灵的地方,出了那么多的名人高人,在有限的纸面上,我该画哪些呢?
           我要不要画那些状元榜眼探花?那些宜兴的骄傲。宜兴并不大的地方,历朝历代,考取了功名的人,数不胜数。
           我要画宜兴人周处。我在南京看过一个周处浪子回头读书的地方,曾经的一个让人头疼的少年,西征建功立业。
           我要不要画那些官员和学者?从宜兴走出去了多少赫赫有名威震四方的好男儿,他们的血液里流动着宜兴的聪颖坚韧的基因。
           我要画徐悲鸿。画他在家乡,画他握着笔,画他专注的神情。
           我要不要画丁蜀镇一条街上那么多紫砂壶制作者?无论名气大小,他们的呼吸,还留在窄窄的巷子深处。
           我要画徐秀棠,画他温和的笑容,画他雕塑时的那双手,画他工作室的书橱,画他的工作台。
           我要不要画善卷洞近旁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画蝴蝶在飞舞?
           我要画民间舞蹈“男欢女嬉”里穿着大红和粉红衣服带着大头娃娃面具跳舞的人们,看不清楚她们的五官又如何?她们的动作就是最生动的表情。
    我要不要画在龙背山的健身者?要不要画龙池山的骑行者?要不要画采茶者?
    我要画“教授之乡”美栖村,这里的村民,一笔一划在在粉墙上书写着新二十四孝,“支持父母的业余爱好”这样简单又暖心的话,让我相信这个地方今后还会涌现更多的教授或者大才。
     
           我贪心地想画尽宜兴的风光无限和风情万种,画出美丽的春天,画出一个《清明上河图》那样的丰富长卷,在想念宜兴的时候,打开画卷,和朋友们讲述在宜兴的故事。
           可是我笨拙的笔勾不出宜兴的全貌,也画不好宜兴的局部,甚至,我连颜色都调不准。不如请你和我一道,捧一本吴冠中老先生的书,在他的水墨江南和怀乡散文里,让自己成为宜兴的画中人。

    《银燕》 李 传 华

    • 发表自 宜兴农家乐网
    • 2016-05-30
    • 分享到:

相关信息